为了您在游记平台有更好的功能体验,建议下载这些浏览器的最新版本哦~ 点我下载 点我下载
【陕甘川晋散行日记(三)】一镇两省郎木寺,天葬亡灵神鹰捎往天堂
0 游记
0 粉丝
出发日期:
人均花费:350
主题:

与以往认知不同的郎木寺

【9月5日】
4日晚抵达郎木寺镇,找了一家小酒店入住,小酒店还真是小,房间很迷你,不过很安静睡觉不耽误,对我来说“奢华”从来不是我追求目的,长途旅行只要有个较为舒适的床能放平身体就行。
早起,天依然阴沉,时不时还会飘下一阵毛毛细雨,从西安出发那天就是这样,阴雨一直伴随前行,没有特别为远到而来的旅者撕出一片蓝天来。连天的阴云对于喜欢拍照的摄友来说实在是一种不幸,我的摄影天分固然不佳,对天气条件就更加挑剔,老天不给面子,直接也影响游玩的情绪,尽管郎木寺周边景色宜人,但灰蒙蒙的氛围还是打消了在此多停留的念头,匆匆走过几处必看的景点,下午早早又踏上奔赴扎尕那的路程。
郎木寺,在我未到之前和很多人一样一直以为就是一座寺院的名字,到之后才知是个地域名称,把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下辖的郎木寺镇和四川若尔盖县红星乡下辖的郎木寺村合在一起。之所以被称郎木寺,是因为郎木寺以前固有的藏语地名全称为“达仓郎木”,“达仓”有“虎穴”之意,“郎木”是“吉祥天母”、“仙女”之意,这一地名在安多藏区历史悠久,传播广泛,简称“郎木”,加“寺”是为符合藏语的读音。而分属两省的两座寺院近几十年又都以“郎木寺”冠名,所以误导了很多藏区以外的人。郎木寺作为地名的汉语表述据说最早见诸于1935年红军长征的电文中,到上世纪90年代才普遍使用。
郎木寺镇处在西倾山支脉郭尔梁北麓的月牙形狭长的山谷里,东南面是嶙峋光秃的红色岩石;西南是密集的丛林和四季常青的峡谷;北面是岩石裸露的高山;白龙江的源头就发源于此地。一条不宽的溪流(白龙江上游)在镇子里将小城隔开,一半归甘肃,一半归四川,甚至有的民居就跨越在两省的分界线上。不大的小镇建有两座规模较大的藏传寺院,甘肃境内的全称“达仓郎木赛赤寺院”;四川境内的全称“达仓郎木格尔底寺院”,两寺院的名称由来都与创世活佛有关。格尔底寺第一世活佛茸青根登降参根据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授意在1413年建立该寺院。赛赤寺是寺院第一任活佛降参格桑在坐上甘丹寺“赛赤”宝座,成为第53任赤哇后,晚年经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允准回归故里,于1748年建立。两大格鲁派寺院是安多藏区的文化符号,神佑着郎木寺圣地的本真。
郎木寺被世人认知就如同詹姆斯的那本《消失的地平线》引发稻城热一样,也是因美国传教士詹姆士夫妇所著《Tibetlife》闻名于世,并在2001年后随着美国人哈佛大学的托尼循迹采访引来四海游客,让郎木寺在近些年成为甘南藏区旅游的网红之地。

达仓郎木赛赤寺。
金顶飞檐的赛赤寺大殿。
赛赤寺后山的转经亭。
达仓郎木格尔底寺。
转世塔。
郎木寺景区

走进达仓郎木赛赤寺

既然是从甘南过来的,就先走进赛赤寺。寺院大门比较简陋,进景区要收30元门票,如果起得更早些,进寺院也可以“免票”,甚至从出口进入也少有人拦阻,不过既然设立了规矩,还是遵守寺规为好,尤其是到了这几百年的佛教重地。
赛赤寺的规模比起拉卜楞寺来虽然不大,但名气却不小,原因就在于创建它的第一任活佛是甘丹寺第53任赤哇降参格桑,据说其地位仅次于达赖和班禅。整个寺院建在一处山地缓坡上,高低错落的几处大殿金碧辉煌,镀金的屋檐即使是在阴云密布的天气里也显得十分耀眼,红色或白色的殿宇墙壁都非常有厚重感,特别是用植物染色填充的部分极具特色。殿前门廊的雕饰彩绘精致华美,并给人以震撼。现在看到的赛赤寺很新,许多殿宇还在陆续建造之中,据说是汶川地震对赛赤寺损毁得比较严重,所以寺院的殿宇几乎都是重建的。另外藏族信众有维护和扩建寺庙的传统,故此从汶川地震后赛赤寺一直在不停的翻建扩建。早课后是僧人自由活动的时间,寺院的街头巷尾到处能见到僧人的身影,特别是活泼可爱的小喇嘛,不是簇拥在小卖部的窗口前,就是追逐奔跑在狭窄的僧舍巷子里,如果不是身着红色的僧袍,俨然就是一群下课被放羊的学童。
走在寺院的殿前塔边,迎着经幡与僧人擦肩,时时传递出的浓浓宗教气息,让人的心灵很自然就安静下来,大气都不敢喘。在游拉卜楞寺时我还没有多少这种感觉,到了郎木寺自认为是一个彻底唯物者的我,忽然不自觉的就多了几分虔诚,甚至进到殿宇内面对尊严的佛像也有了想跪拜的举动。环境影响着人的生活的确是真理,我就此也明白了为什么藏族人为什么都那么虔诚,原因就在于其身处浓重的宗教氛围里。

赛赤寺院大门有些斑驳简陋。
进入寺院门票30元。
赛赤寺全景。
进到寺院首先见到的就是这座白体镶金的佛塔。
赛赤寺最为显眼的就是鎏金的屋檐,过去鎏金大多使用真金,耗费巨大,现在多用镀金的方式,所以金顶在藏区的寺院也越来越普遍。
赛赤寺主殿。
耀眼!
屋脊上装饰不知都寓意着什么?应该与佛法或传说相关。
殿宇门廊的雕饰与壁画都非常华美精致,主殿的装饰更令人赞叹。
这位喇嘛虔诚到把靴子脱在远离门口的地方。
赛赤寺街巷中的僧人络绎不绝。
正在修建中的寺庙。
寺庙镀金的金顶现在多用“成品”覆盖,藏传佛教也同样接受技术的进步。
精美的殿门。
红色的墙壁远观整齐像是用坚硬的建筑材料砌筑,近看则发现都是用染色的植物填充而成,非常有特点。
这些就是还没染色处理的植物枝干,具体是什么植物没去了解。
印象中这里是医学院的所在,具体是什么殿宇已经记不清了。
店内依然装饰华丽。郎木寺景区由于尚在开放之中,设施还不是很完善,所以很多殿宇并没有明示牌或导览图,对于对藏传佛教缺乏了解的游客来说,想分清哪座殿宇是闻思院,哪座是时轮殿,那座又是医学院、护法殿等并不容易。柱子上的牌子上仅仅用汉语标示出“禁止拍照”“禁止大声喧哗”等字样。
赛赤寺东南方向耸立着光秃的红色岩壁,也就是宗喀巴大师点拨弟子茸青根登降参所说的“皇冠一样的山崖”。
赛赤寺后面的瞻佛台。瞻佛,藏语称“贵格先”,字面意思是“展示丝绸佛像”,也就是平时俗称的“晒佛”。每年正月十三是赛赤寺瞻佛的日子,十丈宽三十六丈长的佛像在众生合力之下被小心翼翼展开在光滑整齐的瞻佛台上,这一刻,僧俗一片静穆,所有人都会默念经文,祈求幸福吉祥。
赛赤寺后面通往天葬台小丘陵上的转经亭。
郎木寺景区

天葬,用特有的方式回归天堂

沿着赛赤寺院后面的小路上山,步行几公里,就能看见郎木寺的天葬台。群峰环抱的天葬台周边景色优美,对面凸起的红石崖十分显眼,一侧是葱郁的高原丘陵与峡谷,另一侧则是嶙峋多姿的山峰,数十只神鹰(秃鹫)盘踞在天葬台上方的山顶,等待着把即将超度的亡灵捎上天堂。
天葬作为藏族特有的殡葬方式,在外族人眼里多少有些残忍和恐怖,但对信仰坚定的藏人来说,这种方式更能体现天人合一,不会纠结日后以何种形式,于什么时间去祭奠亡去的灵魂。而藏民族也只有登高望重和正常死亡的人才可以实行天葬。
几辆悬挂甘A牌照的越野车从山下土路驶上天葬台,从车中陆续下来的人将许多物品放到一堆篝火旁,与篝火边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喇嘛耳语,几名壮汉将一长布袋放置在一边,随着柏树枝燃起的香烟,喇嘛开始念起经文,那些物品也陆续被抛掷到火中,山顶上的神鹰躁动腾空开始盘旋。天葬台附近不多的游人面对此情景已心知肚明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有的立刻举起相机,但被喇嘛和家属制止。围观的游客远离火堆二三十米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抬头仰视在空中鸣叫翱翔的鹰,女性游客似乎也忘却了胆怯,专注于这难得一见的亡灵超度仪式。布袋在几块大石块处解开,随着三名藏族汉子挥舞起手中的刀斧,超度的最后时刻在鹰叫声中开始。。。现场没有撕心裂肺的哭泣,没有大声的喧哗,能听到的就是刀斧与石头的碰撞声和燃烧物品的崩裂声。。。随着不时传来的不寻常的声音,就连我这号称无所畏惧的人也头皮发麻,内心颤栗。
天葬台的草地上散布着许多被丢弃的用于分解遗体的铁器,骸骨的碎块很显眼地零落在绿茵茵的植被中。我不懂,那些刀斧器械是否只用一次,现场也没人给予解答。没等仪式完全结束,没等神鹰俯冲下来,我已不忍再看,转身离开,走出很远,身后传来鹰的狂鸣。愿逝者在天堂转世超脱安好!

离瞻佛台不远的转经亭,沿其边上的路向上就是天葬台。
山下的藏寨。
郎木寺的丘陵草原。
山坡下就是四川界的格尔底寺。
红石山。
前往天葬台途中遇见两只白臀鹿。
鹿是这位喇嘛饲养的。
上天葬台的小道。
天葬台到了。
郎木寺的天葬台。
天葬台的经幡阵。
开始焚烧亡者生前物品。
山顶上聚集的神鹰(秃鹫)看见了吗?
神鹰在等待。
开始翱翔。
游客在远处观看。天葬不让拍照,尊重民俗习惯,就不多表述了。
这里也是曾经焚烧物品的地方。
被丢弃在草丛中的斧子。
丢弃的刀。
刻着符号如同令牌的东西不知作用是什么?别上有一块骸骨。
一堆骸骨。
分解遗体用的工具。
分解之地。前面看到的天葬过程没在这里进行。
丢弃的工具。
走吧!愿逝者天堂安好!
从山坡上看到的郎木寺镇。
郎木寺镇。
村边燃起炊烟的帐篷。
郎木寺景区

到达仓郎木格尔底寺体验虔诚

格尔底寺第一任活佛茸青根登降参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七大弟子之一,也是宗喀巴的得力助手。当年喀巴大师曾派其修完甘丹寺后到嘉绒地区修庙弘法,茸青根登降参勘察归来后向大师如实陈述,宗喀巴听后点到:东方有一月牙湖,有一形似皇冠的红石崖,有一潭绿松石般的小湖,找到后即可建寺,在那里弘扬格鲁派佛法。此后就有了川、甘、青三省交界的郎木寺院。因第五世格尔底活佛的诞生地是嘉绒(今马尔康一带)一个叫格尔底玛的地方,所以后人就称四川界的达仓郎木寺院为格尔底寺。
格尔底寺地形比赛赤寺较为开阔,寺院殿宇相对修建得比较分散,各座殿宇之间大多由低矮的僧舍相连,随坡就势层叠。大雄宝殿旁的肉身舍利塔,供奉着五世格尔底活佛的法体,这是在全藏区历史最长,保存最好的肉身法体。遗憾的是肉身舍利塔不定期对外开放,所以没能进入瞻仰。
随意在殿宇和僧舍群众游逛,许是下课的原因,僧众们纷纷聚集在大殿旁,或静坐,或辩经,或围绕殿宇转经,精力旺盛的童僧则四处奔跑,嬉笑打闹。据藏族朋友的介绍,每个藏族家庭只要有多个男孩儿,都会挑选一名送入寺院习经,一旦成为佛家弟子,终生不能还俗,而成为高等级的喇嘛是家庭最大的荣耀。这也是藏传佛教千年以来经久不衰,繁盛传世的原因之一。因为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可能有一位亲人入寺为僧,所以藏族民众对所信仰的宗教也异常虔诚。
僧舍的门大多紧闭,门别儿上有些还挂着哈达或佛珠等饰物,那些门槛外摆放着鞋子的僧舍相比居住在此的僧人很注意清洁,或许还有其他什么佛教上的规矩。走在街巷之中,不停地将感兴趣的事和物拍下,心受环境感染,既安宁又超脱,但真懂佛家之心谈何容易。

格尔底寺大门。也是检票之处。
格尔底寺的票价与赛赤寺一样,都是30元。
大门柱子上的装饰。
格尔底寺主殿。
时轮殿。
这里的院子不知是做什么用的,大门紧闭,四周的围墙上围绕着一圈精美佛像。
院子里苍松翠柏密集,有个小土包处在其中。
院墙四周间隔一米多就有一座佛龛,里面安置着铜制(或者镀金)的佛像。
佛龛用铁网和玻璃罩住,相比佛像比较珍贵。
佛龛中的佛像。
转世塔,第五世格尔底活佛的肉身法体就供奉在这里。
格尔底寺的僧舍。
僧舍街巷。
白龙江就在街巷中流过。
挂在门别上的佛珠。
这是一座新建不久的大殿,胜尊大殿。
大殿前长明的酥油灯。
香炉。
殿门廊内的装饰壁画。
转经。
郎木寺景区

格尔底寺白龙江源头峡谷

格尔底寺不但寺院古老,而且自然景观也很优美,必看的要数纳摩大峡谷。峡谷在寺院的西南,顺着峡谷深入据称有30余公里长,可以直通到山顶。纳摩峡谷内径流的溪水既是白龙江,源头就在峡谷深处。谷口的石崖处有一天然溶洞,洞内岩壁上有一酷似美女的天然浮雕,故此洞被称为“仙女洞”,郎木在藏语里的意思就是仙女。沿“江”溯流而上,谷中还有一处“虎穴”,也即“达仓”。郎木寺就取名于此。白龙江在陡峭的峡谷中流淌,四季常青的杉木最大限度地装饰着绝壁悬崖。走进峡谷犹如步入仙境,安静异常,身边只能听到风催树林的声音和潺潺溪水冲击砂石的回响声,清爽宜人。

白龙江上的水轮转经房。
白龙江,前面碣石纳摩峡谷。
峡谷口。
仙女洞。
峡谷内溪流,沿江而上就是白龙江的源头。
峡谷溪流涌动,松柏苍翠,宛如仙境。
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虎穴。
上游江水渐少,已接近源头。
时间关系走到这里没有再溯流寻找源头。
折返。
峡谷口。
郎木寺景区

郎木寺两寺院的僧人

郎木寺院的僧人众多,比起拉卜楞寺也毫不逊色。在街头巷尾,无时无刻都能见到身着红袍稳重的身影。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孤身一人静坐冥思;小商店售货窗口人头攒动;佛塔下回旋的身影。特别是那些活泼可爱的童僧,没有因步入佛门恪守清规戒律而失去天性,走出殿宇就是肆意的“放纵”。
能坦然面对游客镜头的喇嘛不多,多数都会在游客举起相机的那一刻迅疾用袍袖挡住颜面,童僧也是,或许是教规不允许轻易被人拍照,所以想得到僧众的影像偷拍才是按动快门的正确方式。

下课后聚集在大殿前的僧人。
辩经的僧人。
童僧与同龄的藏族孩子。
簇拥在小卖部窗口处的童僧。
装备乘车的僧人。
下课后在街巷中奔跑的童僧。
在白龙江刷洗墩布的童僧。
林中打篮球的童僧。
围绕胜尊大殿转经的信众。
孤独。
僧与信众。
藏族老妇人。
转经筒。
殿前叩首。
郎木寺景区

郎木寺小镇印象

没去过郎木寺的大概只知道那里有分属两省的两座较大的佛教寺院,但其实这里还有两座寺院,不过它是逊尼派的清真寺。郎木寺在历史上也是茶叶商贩的一个驿站,清同治年间随着贸易繁荣,众多来自甘肃、宁夏的商人经商开始到此落户,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东乡族人建起村落,1943年修建了清真寺,于是我们在郎木寺不但能看到两座佛教格鲁派的寺院,还可以看到同样分属两省的“格的木”与“伊和瓦”清真寺。佛教与伊斯兰教在郎木寺共存,也是这里民族团结共荣的象征。
郎木寺镇不大,有两条形成L型的主街,一条小河(白龙江)把小镇分成两省。小镇风格独特,街边林立着商铺酒店客栈,食宿都很方便,由于郎木寺所需物资基本上是从别的地方运来,所以餐饮价格已经部分商铺较之其他地方稍贵,尽管郎木寺已经名声鹊起,但镇上还是很安静,人车虽然比较多,却不凌乱繁杂,商业化的同时不招人厌烦。经营餐馆的大多是四川人开的川菜馆,菜品也算比较正宗。小溪边上店铺装饰即体现藏式风格也不缺乏现代元素,你甚至能感受到一丝丽江大研古城的感觉。卖特色商品的店中让感兴趣的是编织藏辫,彩绳编在发丝间顿生异域风情,长发姑娘编上几条很好看。由于《Tibetlife》这本书在境外比较有名,来到这里的欧洲游客随处可见,一年四季络绎不绝,小镇已经国际化,人们开始瞩目这座有着“东方瑞士”美誉的地方。

郎木寺小镇与周边山景。
小镇与格尔底寺。
格尔底寺大门边上上的郎木寺清真寺。
清真寺。
街头卖饰品的老人和摊位。
很多店铺都经营编藏辫的生意。
编完藏辫的效果。
白龙江上的小桥。江水到这里已经非常浑浊,从峡谷至此其实也就不足一公里,江水浑至如此不可思议。
郎木寺的街道。
通往格尔底寺的主街。边上的“沟”就是从格尔底寺深处峡谷留到此处的白龙江。
晾晒的蘑菇。
这家餐馆就因为墙壁上的几个字就成为过往游客必在此停留拍照留念的地方。江水南面是四川,北面是甘肃。
我在甘肃看四川。
再见!郎木寺。
五世格尔底活佛的法体
郎木寺镇

奔往扎尕那途中的寺院、村舍

离开郎木寺后赶往另一处被外国人发现并炒热的仙境扎尕那,沿213、S313、X412行驶大约近百公里就到达位于迭部县一处由四个藏族村落组成的大美之地。沿途的公路大部分时间是依白龙江而行,S313经过一段峡谷,由于水毁,公路到处是塌方的地方,行驶起来比较困难,耗时也比较多。沿途看见的草原也属于若尔盖湿地的范围,非常美。还可以看见许多比较大的寺院,比如甲格寺等。藏区只要是乡一级的镇子几乎都会有较大的佛教寺院,即便是偏僻的小村也会有殿堂和转经廊,可见寺院、转经是藏族民众生活中不可缺的部分。沿途还有许多有特点的村落,格吉村、哈七村、然多村等,不但所处位置景色很美,民居建筑也各有特点,特别是然多村的寺院的佛塔,一路上在其他地方未见到类似的,或许是因为教派不同的缘故,是不是如此我也没有探寻,只是主观臆断。

从郎木寺出来前往扎尕那必须原路返回,反向走S313省道。
沿途的草原风景。
草原中的河流既是白龙江。
S313省道。
途中所见寺院。
甲格寺。
哈七村山脚下的已经收割完的青稞田。
白龙江畔的哈七村。
晾晒的青稞。
江边觅食的藏香猪。
S313省道峡谷段的塌方。
S313所途径的峡谷段,边上就是白龙江。
宗尔乡的寺院。
然多村风格迥异的佛塔。
木塘村附近汹涌的白龙江。
木塘村白龙江景致。
扎尕那景区

扎西的家

扎尕那景区离迭部县城西北大约30多公里,是由以扎尕那村为代表的四座村落组成,最上面的村落叫达日村,我到S313与X412的交叉口,也就是进入通往景区的牌楼时遇见一位藏族小伙扎西,经过攀谈决定晚上夜宿他家。扎西家几乎是整个扎尕那村落的最高点,站在他家的“阳台”上可以俯瞰山下扎尕那大部分景区,他家身后延续的X412公路就是通往石头城的必经之路。趁着天尚未暗下来,在扎西父母给做晚饭之时在达日村中闲逛。

S313拐入X412处的扎尕那景区牌楼。
扎尕那高出的达日村,箭头所指就是扎西家,也就是我抵达扎尕那当晚的住宿地。
扎西家。楼上是客房,楼下是扎西家人的住所。
扎西家后面的山峰。小房子是淋浴室,客房里没有单独的卫生间,上厕所和洗浴有些不方便,决定住扎西家前没有了解清楚,不过据扎西讲明年他家要重新翻建,扎西也从外面回到家乡专门经营民宿接待。
透过客房门看到的山景。
扎西家二层客厅墙壁上悬挂的十世班禅像。
二层客厅。
客厅里还有一处大炕,进里面客房都要经过这里,不知谁愿意睡在炕上。
大炕可以睡三人。
所谓的大床房。
大床房。
标准间(双床房)。
双床房。二层的所有客房之间都是用木板隔开的,窗户上边与房檐连接处还透着天,天气很冷,好在被子比较厚,也有电褥子,夜晚倒也冻不着。住宿的当晚,扎西家的整个二层都归我使用,扎西说我愿意住哪间就住哪间,随便。一间房的房费是150元,嗯,就住一宿吧。

郎木寺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比较深,这座镶嵌在山谷盆地中的小镇游历下来让人感触颇多,尽管天公不作美,但还是值得用更多的言语去赞美。
扎尕那又是一处上天赐予人间的仙境,我留待下篇游记描述。

扎尕那景区
{{collectMessage}}
询价

轩逸·纯电

紧凑型车

购车城市
您的尊称
手机号码
获取底价
猜你喜欢
游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