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您在游记平台有更好的功能体验,建议下载这些浏览器的最新版本哦~ 点我下载 点我下载
到离京城最近的雪乡去寻雪(乌兰布统篇)
0 游记
0 粉丝
出发日期:
人均花费:300
主题:

从克什克腾旗启程前往雪原乌兰布统

在经棚经过一夜的休整,早起酒店退房后马不停蹄赶奔乌兰布统。
克什克腾旗(经棚)距离乌兰布统并不远,在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区的正北,一条御克公路(御道口至克什克腾旗)从南至北贯穿塞罕坝和乌兰布统景区,路况不错,路两边无论是在哪个季节都在展示着这里特有的丘陵、草原、森林四季变幻的美景。尤其是在秋季,乌兰布统与塞罕坝的五彩林成为摄影爱好者及众多游客趋之若鹜的地方,“摄影家天堂”的美誉在这里一点儿都不打折扣。
乌兰布统距离京城450余公里,属于内蒙古赤峰市区划,紧邻的塞罕坝则属于河北承德市管辖。在冬季,乌兰布统和塞罕坝是距离京城最近的雪乡。雪,永远是这里严冬季节的主题。雪原上银白起伏的丘陵;辽阔而惟余莽莽的草原;白色世界中伫立的白桦林,无不在肃穆中充满灵动,让秋天的五彩梦幻之境幻化成简洁的黑白世界。
今年乌兰布统的雪有些特殊,在南方普降大雪的时节,这里的雪却是下得有些吝啬,没有了深达膝盖的雪层,缺少了路边耸立的雪墙,连常见的凛冽的白毛风也似乎不愿光顾。去年十一月的初雪早已溶逝掉,辛亏年前一场不大不小的雪为这里的山林染上银白,但还是看不到往年白雪皑皑无边无际的景象。尽管今年的雪有愧于雪乡之称,但仍可以从山坳、草原、森林之中捕捉到一些令人感叹的雪中美景,不枉驱车数百公里到此寻雪。
寒冬到乌兰布统和塞罕坝的好处就是可以节省几百元的门票钱,如果驾驶硬派四驱车还可以在布满积雪的丘陵、草原上肆意撒欢,感受放纵的乐趣。

出经棚(克什克腾旗)走经山线、经乌线50公里就可以到达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区的核心地带桦木沟。进入景区就可以看到丘陵和桦木林被白雪覆盖,尽管雪少难以遮蔽地表,但还是能展示出阅人眼球的雪景。
经乌线路两边丘陵山顶上的白桦林。
经乌线路两边丘陵山顶上的白桦林。
蓝天白云下的雪世界。
早起的蓝天白云为山岭、森林增添了美妙的色彩,但到上午10点左右,浓厚的云层遮蔽了太阳,乌兰布统瞬间就变成黑白世界。
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

桦木沟,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桦木沟地处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区的东北,是乌兰布统核心旅游区之一,属于燕山山脉东段七老图山脉的塞罕坝地段,面积大约41800余公顷,全称“内蒙古桦木沟国家森林公园”。沟内连绵的丘陵上桦木林成线成片聚集,河流纵横,溪流遍布,发达的河岸两侧沼泽构成湿地,丘陵与草原自然衔接,属山地森林-草原州区系。天然乔木林、人工林、灌木林中的白桦、山杨、黑桦、稠李、沙地云杉、樟子松、落叶松、河柳、榛子、山杏、杜鹃、胡枝子等或集中,或零散遍布在丘陵和草原上,到了秋季这些林木的叶子开始变色、红黄绿紫橙白构成不多见的五彩画卷。而几场凛冽的北风吹过,大雪会飘然而至,这里瞬间化为简洁,用分明的点和线勾勒出黑与白的水墨画,一直延续到来年四月冰雪消融。
桦木沟可看的景观基本上都属于自然景观,地形地貌,白桦丛林,针阔混交,疏林草地,山地草甸,草原水体,季相天相等,四季分明,移步易景。而蒙古族的民俗风情,乌兰布统古战场和影视文化基地等又提供给游客特别的人文景观。整个桦木沟有白桦林、花海、水库、鹿场和摄影基地等几处景点,摄影界闻名的蛤蟆坝在景区深处靠近北门的地方。

桦木沟国家森林公园入口。旅游季节门票30元。(乌兰布统景区160元,塞罕坝景区160元,还有若干小景点单收费)
桦木沟内白桦丛林、山地草甸雪景。
桦木沟内白桦丛林、山地草甸雪景。
桦木沟内白桦丛林、山地草甸雪景。
桦木沟内白桦丛林、山地草甸雪景。
隐秘在丘陵间的水库。水库沿穿越草原的河流建坝,形成一片草原湖泊,山水、草原、疏林相得益彰。水库后来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金蟾湖。
冰封在金蟾湖中的落叶乔木成为一景。
冰封在金蟾湖中的落叶乔木。
树木下冰晶玉洁的冰面。
树木下冰晶玉洁的冰面。
枯黄的芦苇与淡蓝的冰面。
在丘陵间逶迤的水库(河流)。
金蟾湖景色。
金蟾湖景色。
水库的大坝被称为蛤蟆坝,附近的村落就叫蛤蟆坝村,不知是先有的坝还是先有的村。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在荒野中独处的我的坐骑。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斜阳下的白桦树。
白桦树。
山地草甸丛林雪景。
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

幽静的蛤蟆坝村

蛤蟆坝景区位于桦木沟深处,毗邻乌兰布统景区的小红山嘎查,属于七老图山脉的塞罕坝地段。由于景区地处我国温带向寒带的过渡区,属大陆性气候,四季变换明显,春秋气温凉爽,夏季短促而温良,冬季漫长寒冷。在冬季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和南方的温湿气流在这里交汇,使得这里成为易于降雪的地带,常年积雪厚度能达到30-50厘米。
蛤蟆坝的自然景观十分丰富,集中展示了山地、丘陵、草原、森林、沙地、湖泊、沼泽景观,融草甸丛林、草原湖泊、特色风情、野生动物、季相天相美景于一处,是国家级的摄影基地和影视外景基地,也是克什克腾旗世界地质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
波光粼粼的金蟾湖、风景如画的蛤蟆坝、祭祀吉祥的塞罕坝敖包、绿野无垠的四旗湿地、连绵起伏的翡翠谷、野生动物驯养基地、幽静的山村田园等都在这里呈现,是旅游和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升起红灯的蛤蟆坝村。
升起红灯的蛤蟆坝村。
村民家圈养的羊群。
村外雪原中的勒勒车。
散养的牛群。
散养的牛群。
村边的山地丛林。
俯视蛤蟆坝村,年节的小村红灯笼在雪色中格外显眼。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村边山脚下的萨岭河在夏秋时节,万马奔腾,供摄影爱好者拍摄。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蛤蟆坝摄影基地的雪色山景。
从桦木沟至雪乡白家窝铺路边溪流上的木桥。
农家风情。
喜鹊登枝。
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

雪乡白家窝铺

白家窝铺是乌兰布统景区内一处积雪最多的谷地,号称乌兰布统的雪乡,从桦木沟前往红山军马场的途中下道,驶入坑洼不平的土路,走上几公里就可到达雪乡。
雪乡的雪自然会比景区其他地方多一些,山岭丘陵皆成白色,只有落叶后的白桦林、乔木和灌木以深褐色倩影点染着白色世界,勾画着白家窝铺雪乡的雪原美景。
白雪覆盖的土路几乎无法识别出路径,只能遵循着导航指引的方向慢慢前行,在雪原上行车,不能肆意妄为,如果不小心陷入雪坑,想把车弄出来是一件非常耗时和费力的事情,尤其是单车行驶时不慎落入隐藏的雪坑,唯一的办法就是踏着厚厚的积雪到附近的村落寻求救援。

斗胆单人单车驶入雪乡,好在今年的积雪不厚,大致上可以辨识出车辙和不清晰的路面。雪原上危机四伏,看似平坦的表面,往往隐藏着令人恼火的坑,将车停在稳妥的地方步行去寻找好看的雪景是明智之举。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隐约能辨识车辙的雪原。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雪乡美景。
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

草原上的明珠—公主湖

乌兰布统大草原上的公主湖,位于红山军马场西偏北20余公里处,每年九月乌兰布统开始进入冬季,气温陡降至零下七八度,没了鲜花,没了绿草,白桦树的叶子也凋落殆尽,大草原呈现一派苍凉,但公主湖的美丽依旧,晨曦和黄昏时分的公主湖更是风情万种,令人赞叹。
“公主湖”地名的由来相传是康熙大帝的三公主蓝齐格格被迫嫁给葛尔丹,途径内蒙草原,悲极而泣,泪流成湖。原本公主早已钟情李光地,然父命难违,皇命难抗,只能违心远嫁葛尔丹。但蓝齐格格又是幸运的,草原人民的热情豪放,葛尔丹的真情最终赢得了公主的芳心。新疆厄鲁特蒙古族部落准格尔部首领葛尔丹,雄心勃勃意图夺取祖业,光复元大都,不惜与康熙开战,任蓝齐格格多次劝阻还是一意孤行不听劝阻,策马挥刀,结果是在乌兰布统一场激战人亡旗倒,马革裹尸碧血黄砂。而蓝格齐齐公主此时已心属草原,在失去葛尔丹后,拒绝了父皇的召唤,一心辅佐小王子阿密达,不让战争重演。后人为纪念这位美丽的公主编写了淮剧、影视剧《蓝齐格格》。

公主湖附近的山地雪景。
大红山就是乌兰布统,“乌兰布统”蒙语之意是“红色的酒坛”或“红色的山”。大红山是乌兰布统古战场所在地,公元1690年,康熙御驾亲征在此打败新疆厄鲁特蒙古族部落准格尔部首领葛尔丹,史称“乌兰布统之战”。远嫁草原的蓝齐格格没能规劝住野心勃勃的葛尔丹,最终在此葛尔丹部覆灭。
马上就要到达公主湖。
公主湖碑。
公主湖景区内蓝齐格格塑像。
披满哈达的木桥。
景区圣水泉。
公主湖雪景。
尽管冰封雪地天寒地冻,但公主湖还是吸引了不少游客到此滑雪,驾驶摩托雪橇驰骋。
公主湖雪景。
公主湖雪景。
公主湖雪景。
景区边供游人住宿的蒙古大营。(冬季歇业)
公主湖边岭上的敖包。
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

丰功伟绩的红山军马场

红山军马场是乌兰布统的最核心区,区内散布着众多景点,以拍摄秋景闻名的五彩山也在此区域内。这里原来是军马的养殖地,随着解放军步入机械化、信息化,骑兵不再是军中编制,规模宏大的军马养殖也成为过去,但“红山军马场”的名字却保留至今。
红山军马场以山地草甸和大草原闻名,春季草原遍布盛开的野花,夏季绿草茵茵犹如无边无际的绿毯,秋季层林尽染幻化,冬季白雪皑皑美妙的丘陵曲线尽显,四季都是不可多得的摄取影像之地。

云层褪去,蓝天白云重现,黑白世界染上色彩,雪原也被西斜的夕阳披上一层淡淡的金。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西边的云在雪原之上透出奇妙的光,浅浅的露出“耶稣光”。
傍晚的乌兰布统雪景。
傍晚的乌兰布统雪景。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深色的御克公路蜿蜒在雪原之上,犹如一条黑色丝带。
御克公路。
红山军马场雪原景色。
草原骑兵营景区。
草原骑兵营景区。
御克公路上的木制碉堡。
骑兵营大门。
红山军马场雪原。
红山军马场雪原。
红山军马场雪原。
红山军马场雪原。
红山军马场雪原。
乌兰布统大草原上食草的马匹。
乌兰布统大草原。
以耐力驰名的蒙古马。
蒙古马不算高大,但强悍的腿更适合在草原上奔驰。当年解放军还有骑兵编制时选用蒙古马就是看中其非凡的耐力和相对迅捷的奔驰速度。
乌兰布统苏木西,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常常可以见到用大小石块堆积而成的巨大石堆,上面插着柳条和五颜六色的神幡,这就是敖包。敖包既是地理的标志也是蒙古族祭拜神灵之处,祭祀敖包是蒙古族传统礼俗和宗法制度的重要内容。牧民通过祭敖包求“山神保佑风调雨顺,六畜兴旺,无病无灾,大吉大利”。
披满神幡、哈达的敖包。
披满神幡、哈达的敖包。
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

暮色中的塞罕坝雪景

沿御克公路过红山军马场出乌兰布统生态文化旅游景区南门进入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北门,由此也就从内蒙古自治区跨入河北省。塞罕坝也就是木兰围场的一部分,清朝的皇家猎苑。每年皇帝举办的木兰秋狝活动多在这里进行。木兰,满语,意为“哨鹿”,也就是猎鹿;秋狝是指秋天打猎。古代称春天打猎为搜,夏天打猎为苗,秋天打猎为狝,冬季打猎为狩。秋季游牧民族出身的清代帝王到围场巡视习武,行围狩猎,是其演练骑射的一种方式,也算是不忘初心。

黄昏时分的塞罕坝,薄云像一层柔纱掩住了夕阳的光芒,使天空呈现金色,山岭上稀稀落落白桦树在余晖中泛出好看的剪影,也在雪地上留下斑驳。塞罕坝夕阳下的雪景也为笔者此次寻雪之旅画上句号,雪没有往年的厚实,但却没有缺席,离京城最近的雪乡永远不会令你的寻雪之旅失望。。。

夕阳西下的塞罕坝峰峦。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夕阳下的塞罕坝雪景。
傍晚从塞罕坝景区东门出景区,踏上回家之路。
华灯初上时分在承德北上高速,愉快结束春节长假的北上寻雪之旅。

塞罕坝、乌兰布统,过去的皇家猎苑,今天的四季童话世界,接连不断到访从来没有厌倦,每一次都有新的感觉,每一次都是不同以往,这就是乌兰布统的魅力所在,一直在延续。。。。。。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
{{collectMessage}}
询价

轩逸·纯电

紧凑型车

购车城市
您的尊称
手机号码
获取底价
猜你喜欢
游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