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您在游记平台有更好的功能体验,建议下载这些浏览器的最新版本哦~ 点我下载 点我下载
2017梦圆冈仁波齐(下集)
0 游记
0 粉丝
出发日期:
人均花费:500
主题:

圆梦之行

             神奇,圣洁,庄严,梦中的冈仁波齐峰!
        圆梦的彭家军科考队员合影。

        2017.8.17  星期四  晴间多云   8-20°

        上午十点科考队由离国境线仅18公里的普兰县城出发,一路向北原路返回霍尔乡。老天十分慷慨,又为我们准备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11点途径鬼湖——拉昂错被其神奇秀美的景色所迷惑,大家驻车奔向湖滨,再一次融进藏西高原独有的湖光山色中。

        在霍尔乡岔路口至巴嘎乡的几十公里路上往北面看冈底斯山脉云雾缭绕,一行人不免有点焦虑。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冈仁波齐峰顶常年云雾笼罩,连当地人都认为能看到峰顶是件有福气的事情!据拍电影“冈仁波齐”的摄制组工作人员说,他们来了一周,天天云遮雾挡,直到不得不撤退了,老天才给了他们一刻钟的面子!但愿我们能像昨天那样幸运能再次见到冈仁波齐峰,圆了那份期盼已久与她近距离接触的梦!

        冈仁波齐峰归属地的领导——巴嘎乡长很给力,在他的积极斡旋协调下我们两辆车子顺利通过两道关卡子进入转山通道,于上午12点赶到冈仁波齐峰西侧巨大的U型大峡谷口。感谢老天再次眷顾我们,大山上空云层逐渐消散,冈仁波齐峰与我们再次相见!

       不论远观还是近看冈仁波齐峰下部岩层表面都呈现暗红色,陡崖峭壁均由近水平的貌似陆相沉积的粗颗粒砾岩、砂岩构成,这一表面现象让我们一行兴奋点徒增,特别是老彭一马当先带队攀登到谷地东侧峭壁上海拔接近4900米的五十种大罗汉祭天台,在那里我们俯瞰冰川U型谷,拍摄大崖壁,勘察构造岩性,开展了细致的野外研究工作。

        当我们卯足劲用榔头敲开一块又一块坚硬岩石后,发现石头颜色明显的表里不一,这一发现使得原本高涨的空气骤然凝固。老彭闷声不响低着头,一个劲的吸烟,几个年轻人谁也不敢发声。我很理解毕生追求理想完美的老彭此时心情,因为之前他是多么希望冈仁波齐峰能成为丹霞第一神山啊!但这里不论是基岩或是崩落碎屑岩性考证的结果与我们的期望相去甚远,岩石表皮因风化作用而呈现红色调,而里面的碎屑与胶结物则为青灰色调,这的确令人沮丧!换句话说冈仁波齐峰貌似丹霞,而实际上并不满足丹霞红层之基本条件!

        不甘心的我们又下到峡谷底驱车沿转山路线进入谷地深部考察岩性,希望从冰碛物或现代河流堆积物扑捉到红层信息,前行数公里后在车子无法继续前行的山间小道处我们下车继续开展勘察,敲敲打打结果还是令人失望,时间已是下午3点多,大家饥肠辘辘只能采集岩样后撤出现场了。我对老彭说:今天结果虽不尽人意,但通过我们的调查反证了冈仁波齐峰不是丹霞地貌也算是藏西考察成果之一,澄清学界疑惑不也是一件很有科学价值的工作吗?他疲惫地笑一笑似乎表示了赞同!

        其实对我来说能有幸陪着老彭来到藏西,走进大峡谷与憧憬多年的冈仁波齐峰近距离接触就算圆了梦!特别是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专业调查,参与了科学论证冈仁波齐峰是否丹霞地貌就知足了!

        当然,要说遗憾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就是没有机会围绕冈仁波齐走一圈!据说一个佛教徒一生最大的夙愿莫过于去冈仁波齐朝圣。他们认为围绕冈仁波齐转山一圈,可以洗尽一生的罪孽;转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受地狱之苦;转百圈者便可升天成佛。我们做了一辈子的教书匠,能围着神山走一圈,也算是件功德圆满的事吧!围绕冈仁波齐海拔4700以上山谷走一圈52公里,期间个别垭口接近5700米,一般人需两天以上时间方可完成,我们也碰到身体矫健者一天转完一圈!但愿我在有生之年能再来冈仁波齐峰并绕行一周。

        下午四点出山后我们在巴嘎乡一家东北饺子店,每人一盘饺子果腹,一个饺子一元钱贵吗?不过开店的东北老乡确实不易,每年六月进藏包饺子经营挣钱,十月前就不得不撤回老家。过去西藏到处都是川菜馆,如今四川人都升格开酒店宾馆了,街头小餐点全改换了东北人!

        不知失落感还是海拔问题老彭身体确有不适,我们放弃原本预定黄昏前赶到扎达拍夕照土林片子的计划,直奔阿里区委所在地——狮泉河。由于高寒干燥,阿里高原上灰红色绵延波状起伏的冈底斯山体基本裸露着,但宽阔的山前河谷在这个季节里也算是水草茂盛。阿里地区不愧孔繁森的美名,环境保护工作很到位,沿途看到好几拨志愿者清理路边垃圾,公路及周边卫生整洁干净,给人映像极佳。傍晚8点我们沿狮泉河谷进入美丽整洁的阿里市区,入住纵横生态酒店,结束当天圆梦之行!

普兰县——阿里地区350公里。

第一段普兰县城——巴嘎乡

第一段普兰县城——巴嘎乡104公里。道路状况良好。
        离开边境重镇——普兰县城。普兰县地处中、印、尼三国交界处,地理坐标东经80°27″-82°30″北纬30°00″-31°13″。
         县城海拔3900米。地处纳木阿比峰和那尼雪峰之间的孔雀河(马甲藏布)谷地,具有山地草原景观。
          山地草甸、草原景观。
           高大的纳木那尼雪峰。
         平坦高原台地,开垦了农田。
          河谷中的田园。
       普兰马甲藏布谷底全貌。
           喜马拉雅山前的深切台地与宽阔的河谷。
          远方喜马拉雅山脉高耸入云!
         云雾缭绕的高原风光。
        云遮雾挡不识君!
            终年覆盖冰雪的山峰。
           到达山前丘陵平原区。
          地势低洼处发育的湖泊——拉昂错。
           顺光条件下的“鬼湖”拉昂错,魅力四射啊!
          驻车奔向湖边,欣赏美丽湖光山色!
            欣赏神奇拉昂错。
         观赏魅力拉昂错。
         湖水清澈见底,充满诱惑,真想下湖畅游!
          沿湖滨道路继续前行。
             道路右侧的玛旁雍错魅力再现!
             车子行进在分割拉昂错与玛旁雍错的高地上。
           逆光条件下的玛旁雍错湿地国家公园。
            越发庆幸昨日下午拍到了玛旁雍错最美的时光!
              60余公里的湖滨道路,路况良好,车辆稀少,风光旖旎!
             不用停车,随手按下快门就是美丽风景!
             离开湖区,接近冈底斯山前平原。
           充满魅力的冈底斯山脉。
             海拔增高,云雾压得更低了!
          山前平直的公路,尽管云彩压得很低,但视线良好。
         已经接近巴嘎乡了,但冈仁波齐峰仍深藏云雾里。
            有再会神山的希望吗?
         可以看到冈仁波齐峰下伏基岩了!
          山前草场宽广茂盛。
           冈仁波齐峰下暗红色的近水平岩层呈现眼前。
          巴嘎乡政府所在地已变成颇具规模的城镇。
          冈仁波齐峰西侧的大峡谷,也是进山的通道之一。
          世界的中心冈仁波齐,这句话有何来头?后记中再做解释吧!
           进入巴嘎乡——冈仁波齐峰最繁华的驿站。

第二段巴嘎乡——冈仁波齐峰

第二段巴嘎乡——考察返点15公里。非铺装砂石路面,局部地段涉水,道路崎岖不平,低底盘车辆慎行!
        欣赏圆梦之旅最精彩部分之前,请大家看看卫片对冈仁波齐峰及周边地形有个大概了解。众山之王峰顶四季冰雪覆盖,山峰陡崖四壁对称,呈圆冠金字塔状。图右侧山脚下为巴嘎乡;图中冈仁波齐峰前深切U型谷为转山之路。
          卫片中心部分显示的我们一行在谷地开展调查的两处地点。
        正午到达大峡谷口。
          前方谷地拉满经幡之地为进山第一站。右侧上方较为宽阔的平台——即为著名的五十种大罗汉祭天台。
       进入谷地第一个标志性建筑物是图右侧山崖上的五十种大罗汉祭天台。宽阔的平台西侧谷地有很多玛尼堆和一白色佛塔。转山信徒首先要在这里转三圈,敬献哈达。
         我们驱车直接上了观察周边地形最佳的祭天台。
         上祭天台回看开阔山前平原。
          大平台右侧层层基岩叠置,崖壁气势恢宏!
          谷地对面的红色大崖壁,典型的丹霞赤壁啊!
          平台表面植被覆盖率很高,局部有崩积物存在。对岸是外表同色同层位大崖壁。
         周边岩层包括平台面表面呈褐红色无疑。
        崖壁受寒冻风化影响,崩落大量碎屑。注意观察岩石表面橘红色附着物。
           老彭站在崖壁上端着照相机诠释什么叫执着!
        俯瞰典型的U型大峡谷,能想象数十万年前巨大的冰川雕塑过程吗?
        也只有他才能临崖如此淡定!
         俯瞰谷地,那是进山的最后一道卡子。
        位于峡谷左侧半山崖上的寺庙,海拔4860米。
          谷底深部那遭受强烈的寒冻风化作用的地貌景观一览无余。
           冈仁波齐峰下听君指点江山,谈笑风生。
            开始工作,观察崩落大岩块。
        大崖壁下忙碌的身影。
            平台上裸露的基岩表面呈现褐红色。
        注意观察这块基岩上顶面赤色,左侧阴影部分表面有橘红色苔藓类附着物,右侧较新鲜面呈现青灰色。
       表皮偏红色的岩块上,刻字印痕呈现青灰色。
           这一块新的崩积物表面除个别地方可以看到那种苔藓类的附着物外,其他地方不论碎屑还是胶结物大都是青灰色的,较为直观地反映了原岩固有颜色。
            清风佛过,云雾渐离,冈仁波齐风采显露!我们决定深入谷底考察,期待从古冰碛或河流冲出物扑捉到红层信息。
           下到谷地,仔细端详神山盛景。据说凡人转山能瞻仰神山的最佳路段也就这一小段。
        休息时以冈仁波齐峰为背景给老彭拍了一张照片。一位誉享华夏的睿智学者却喜欢顽皮酷酷的扮相,足以窥见他那颗未泯童心!
         连当地人都难得一睹的蓝天白云,冰峰丹崖盛景我们全看到了,我们的人品没问题!
       老夫也来一张作永久纪念!
           继续沿谷底转山线路前行。
          此地赤红岩壁外貌与正宗丹霞别无二致, 粗颗粒的陆源碎屑物碎屑岩构成巨厚的水平岩层。
            越野跋涉利器,兰德酷路泽!
        到达前方坡顶,车子再也无法前行。
        赤壁跌水与上部岩层崩落碎屑堆积物。
        回望大峡宽阔的U型谷地。
           虔诚的转山者堆放的玛尼石。
         印度、尼泊尔等国等转山信徒。
          此地玛尼堆海拔接近5000米,是我们今日考察结束地。
          心有不甘的彭家军,耐心扑捉红岩信息。
          碎屑岩提供的信息依然同前。
           采集岩样,回学校再做细致岩性分析。
         原路返回,因冰川消融,谷底常年有潺潺溪流。
        依恋不舍, 回头拜望,何日君再来!
         遗憾,“色红、身陡、顶平”却非丹霞!
        原本青灰色的岩层,覆盖了褐红的伪装色,大自然很捉弄人!
         再见,神奇的冈仁波齐峰!
        谷地口眺望南方喜马拉雅山脉。
           下午4点我们返回巴嘎乡,补充能量。

第三段巴嘎乡——狮泉河(阿里地区)

第三段巴嘎乡——阿里地区250公里。道路状况优良!
         下午5点我们离开巴嘎乡,驱车向250公里外的狮泉河方向运行。
         由于宗教,气候,地形等条件的制约,到目前为止冈仁波齐顶峰没有被人类征服过。
      拉近冈仁波齐峰,可以较为清楚地观察到峰顶冰雪覆盖以下的垂悬岩壁实为青灰色。估计那一带寒冻风化作用更加强盛,岩壁始终保持较为新鲜的状态。
         回眸一望百媚生兮!
            周边地区白雪皑皑的冈底斯山峰。
            随着车子运行渐远,拍摄角度不同显示出的冈仁波齐风采。
          拉近观察,附着在冈仁波齐峰下基座峭壁(5000米以上)表面的铁锈色(疑似生物藻类)似乎更明显,这个高度远远超过目前专家认定乔利橘色藻适生环境的海拔高度上限(参后记)!
          据前苏联地质专家对该区调查结果表明,类似冈仁波齐峰这种金字塔形的山峰,在这一地区多达上百座!
            车子跑出去十数公里了,冈仁波齐峰依然光彩照人!
         拉近,白色金字塔!
           周边的金字塔山峰。
             同层位的几座金字塔形山峰。
            称为金字塔群合适吗?
            阿里,青藏高原上的高原!
           褐红色的山峦充满诱惑!
          渐行渐远渐无“君”!
             车子高速运行半个多小时了,仍能看到冈仁波齐峰!
            神山的兄弟姐妹们!
              拉近,最后的一瞥!
         持续上升的海拔,使得天越来越近!
         高原面上溪流湿地遍布。
             荒芜的由近水平岩层构成的巨大山梁似乎也是冈底斯山脉的特色之一。
           山前草场牛羊成群。
          冈底斯山原。
           新——藏线,边境大动脉。
           阿里高原风光。
               欢迎来宾,神奇的冈底斯山门洞开!
          咔嚓,迷人高原风光,诱惑我的右手食指不停地按压机器快门!
             咔嚓,迷人高原风光,消耗了我的储存卡!
            你能嗅出高原的书卷气息吗?
        色彩斑斓的山丘。
           藏地交通最大的惠民政策你们晓得吗?平直伸向天际的公路无人收费,回到内地肯定不适应!
             典型的高原山地草场。
              蓝天白云群山河流草场帐篷与牛羊,天上阿里人间乐土!
                高原台地。
             山前牧场后山头有古喀斯特遗迹。
         山原顶部尖锐山峰拟似古冰川遗迹。
            山前辽阔的草场。
           冈底斯五彩山前水草丰茂,一改荒芜映像!
            大山脚下可以看到新建的牧民居民地。
         阿里山原风光。
            山脚下牧民新居。
          夕阳西下,距离狮泉河还有百十公里!
            这种高原风光百看不腻!
           翻越又一座山梁,山下河流湿地一目了然。
           荒芜的山原,也就这个季节有绿色。
        据说高原孤独的雄牦牛很厉害,黑熊、豺狼都惧怕它!
          离狮泉河越来越近,公路及周围环境很整洁。
           遇到好几拨志愿者在路边清扫捡垃圾,这应该进藏后看到最干净的道路了!
              前方村落有边防检查站。
          向狮泉河方向继续前进。
           村庄附近开垦的水平梯田。
             停车检查刷生份证。
             继续驰骋。
           翻过前方山丘就进入狮泉河谷了!
              翻越进入狮泉河谷的最后一个山岗垭口。
          这个高地上整个阿里城一览无余。城后那座山包真像头横卧的雄狮,不知这是否与狮泉河名有关联?
          宽阔平坦的狮泉河谷!
          夕阳下的狮泉河与冈底斯山脉。
              天上阿里欢迎您!
         马上进入狮山下的阿里城。
            傍晚进入美丽的阿里城!圆满结束藏西阿里科考的第一阶段任务。

           下一步我们将沿阿里大北线穿越整个阿里地区的红层,欲知后面精彩故事,敬请欣赏续集——穿越阿里高原。
           再见!

“梦圆冈仁波齐”后记

         1、关于冈仁波齐峰是否丹霞地貌的讨论
        那天我们在微信群里与同行做了讨论,现在摘录在此,作为此行考察的小结吧!

        老彭:有不少朋友告诉我冈仁波齐峰是丹霞地貌,如果是这样,我们丹霞就有了一个第一神山了!所以这次青藏高原考察将其设定为最重要的目标。考察队从拉萨往西,驱车三天,实际上就是为了她!走近并深入山区,我们还是不能确认其属于丹霞地貌……这里也确有红层,其形态和表面色彩,可能也没有人怀疑;也是由陆相砂岩和砾岩构成,表面呈棕红色……但打开新鲜面,其砂岩和砾岩的填隙物大部分是灰色……类似的情况不少,如希腊的迈泰奥拉、新疆的阿图什天门……
        老彭:因考察时间和条件所限,很多东西还不清楚,请各位指正!取了几种岩石样本,陆相没问题。
        老胡:冈仁波齐确实很重要,重视他是应该的好,但丹霞已经有了第一神山,那就是仁化丹霞山!即使肯定了冈仁波齐为丹霞地貌,他也只能是新版丹霞第一神山,何况现在还不能认定!彭大师率团青藏高原丹霞地貌考察成果累累,意义非凡,尤其是冈仁波齐,可以解开我们心中多年的疑惑,但丹霞第一神山还是留给丹霞山吧!
        得楷:三价铁氧化析出染色是丹霞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通向圣灵的山神会暗助我们的!
        老李:冈仁波齐峰的地层时代主要为:E1-2,岩性为灰岩、砂页岩、红色砾岩、中酸性火山碎屑岩。局部可见k1-2生物灰岩、砂页岩、红色砾岩及火山岩。25万资料岗仁波齐地质时代为N2。
        老彭:这里周边地区我们可以看到红层,但大多是暗紫色泥质岩。
        笔者:冈仁波齐峰高6656米,我们到达的转山道路高度手机上显示仅4800余米,勘察所及上下范围也就200余米,也就是说其上还有厚达1700余米的地层岩性我们并不了解。我们仅从冰碛物及现代河流堆积物判断此地缺少红层碎屑。进一步深入研究只有拜托年轻人了!
        我们调查的冈仁波齐峰基部所谓红色大崖壁主要由陆相粗碎屑岩组成,无论砾岩还是砂岩当敲开其表层风化壳后,其新鲜面颜色均为青灰色,硅质胶结为主,强度很高。标准的陆相地层,洪积、冲积特征明显。
        我们乍看到冈仁波齐基部岩石很红,其实是表面现象。用地质锤使劲敲击,岩石表面褐红色风化层脱落,新鲜面呈现青灰色。注意看红石头表面经文刻痕的颜色。
        老彭:现在关于冈仁波齐的地层岩性说法不一,值得进一步研究。
        少华:看来眼见也未必一定是真相,尚需更进一步深入地工作。十分敬佩身在第一现场实事求是寻求科学真理的高原考察队员们。
       老黄:支持洪积相沉积,分选差,磨圆次棱角次圆,碎屑物无定向排列。

         由于宗教,气候,地形等条件的制约,到目前为止冈仁波齐顶峰没有被人类征服过。换言之其上的地层、岩性等地质信息缺少第一手资料支撑,现有地质资料只能是从其周边山体地质调研对比获得。
        粗碎屑岩——陆源洪积相堆积物。
          我们在冈仁波齐峰下亲手打下的岩样标本之一。老彭曾对我说过想采集齐天下丹霞岩样,在未来的丹霞研究院建立一个丹霞石陈列馆。但愿彭家军弟子能帮他完成这一夙愿!

        2、关于冈仁波齐峰基座丹崖地层表面的红色的讨论
        1)三价铁氧化析出染色是经典理论不再赘述;
        2)附着一层红色的藻类——乔利橘色藻说。(摘录百度)目前这方面研究文献不多,一般认为红石的是因附着富含胡萝卜素的藻类而形成。专家们介绍,其实这些类胡萝卜素能帮助橘色藻抵抗高海拔地区强烈的紫外线损伤等,这是生物特有的保护性措施,许多植物叶片在秋天变红也是同样道理。这些红石头在雨后或雪后晴天更鲜艳,而雨天或潮湿的雾天由于藻体吸水,颜色比较暗,甚至偏黄。
        岩石表面因覆盖藻类而呈现出红色的红石景观,近些年才比较成规模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成为中国大地上的新风景。但这种长满藻类物质的红石在我国并不多见,目前仅在四川西部、云南北部、西藏东南部和南部有所发现,发现地点通常是有冰川融水汇集的河床中,分布的海拔高度一般在2000—4000米之间。
        专家解释,红石对生长环境的质量要求极为苛刻,空气洁净度、湿度,水的清洁度都会影响其的生长。低碳富氧的空气,冰山融雪的溪流,原始森林的植被,为红石的生长环境繁衍提供了最理想的生息之地。乔利橘色藻更适应低温环境,20℃以下才是最适合它生存的温度。

  这是川西海拔2500——3500米的红石滩。

        百度:关于红石滩的论文极其稀少,真正的学术论文只有2011年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刘国祥等人的《贡嘎山北坡雅家埂红石滩形成原因探讨》 。关于石头上的红色物质,学术界共识是一种生物,专门研究藻类分类学的刘国祥教授观察研究的结论是:这是一个新的藻类物种。
        成因
        关于该藻类,刘教授解释,这是一个新的物种,一种特有的藻,气生丝状绿藻——乔利橘色藻。在显微镜下观察,这种藻呈现地毯状,分枝的丝状体较短,最多只有三四十个细胞,两三毫米长。石头上鲜艳的血红色是因为这种藻的细胞内含有大量类胡萝卜素,比如虾青素和β-胡萝卜素等,这些类胡萝卜素能帮助橘色藻抵抗高海拔地区强烈的紫外线损伤等。
         分布
         形成红石滩的藻类大多是约利橘色藻雅家埂变种,形成的红石滩多位于雪山冰川附近,通常是有冰川融水汇集的河床中,分布的海拔高度一般在2000-4000米之间。喜欢低温环境,最适宜温度是20摄氏度以下。这种藻只生长在原生石上,是石上的先锋植物。高原冰川区泥石流的多发地带,若环境适合橘色藻生长,则山谷将出现红石景观。
        但这种景观我国并不多见,至2015年7月,仅在四川西部、云南北部、西藏东南部和南部有所发现。其中分布最典型的地区在四川西部。

         冈仁波齐峰下海拔4800米处的岩石表面的附着物与上面川西石头表面的藻类——乔利橘色藻因该是同一伙的吧!据我们观察此地这种藻类的分布高度远远超过海拔5000米,看来我们的发现要改写目前的研究成果了!

        3、关于冈仁波齐
        1)冈仁波齐峰世界中心的传说(摘录百度)
        冈仁波齐(Kangrinboqe)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
        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的道场,在印度教中它又是湿婆大神的殿堂,耆教和苯教都有围绕象征纯洁与仁慈的冈仁波齐转山可以洗去罪孽的传说,人们多以为它只不过是一处虚幻的所在,一座概念的山,殊不知,它竟是一座现实的山。《大藏经·俱舍论》记载:从印度往北走过九座山,有座“大雪山”,这就是绵延千里的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冈仁波齐。
        相传佛祖释迦牟尼的生肖(藏族传统生肖观受汉族相应观点影响较多,其生肖属相大小的具体排列也和汉族相一致,依次为: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也有作乌鸦的)、狗、猪。藏历结合阴阳及五行等学说,在具体年代节气等方面和汉地不同,故生肖也略有区别)属马。佛祖释迦牟尼尚在人间时,守护十方之神、诸菩萨、天神、人、阿修罗(古印度神话中的一种恶神)和天界乐师等都云集在神山周围,时值马年,因此,马年便成为冈仁波齐的本命年。
        据说佛教中最著名的须弥山也就是指冈仁波齐。据《佛学小辞典》:须弥,山名,一小世界之中心也。前佛教时代的象雄本教时期,冈仁波齐被称为“九重(万)字山”,相传有雍仲本教的360位神灵居住在此。本教祖师敦巴辛绕(幸饶弥沃如来佛祖)从天而降,此山为降落之处。在公元前5-6世纪兴起的耆那教中,岗仁波齐被称作“阿什塔婆达”,即最高之山,是耆那教创始人瑞斯哈巴那刹获得解脱的地方。
        希特勒曾亲自下令,让以纳粹“冲锋队”成员海因里希·哈勒为首的5名党卫军分子和纳粹分子秘密前往西藏,去寻找一个名为沙姆巴拉的神秘地方,而沙姆巴拉推测就是在冈仁波齐。据传说,那里隐藏着地球轴心,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主义者,希姆莱顽固地坚信,如果把世界轴心转到相反的方向,就可以使时光倒流,让纳粹德国回到不可一世的1939年,还可以改正所犯的一切错误,重新发动战争并取得胜利。
       而根据有关沙姆巴拉的传说,地球轴心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根本无法靠近。正因为如此,沙姆巴拉在神话中才被认为是控制全世界的中心。谁接触过它,谁就不仅能成为时间的主人,还将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获得生物保护场。不仅如此,还有传说称,沙姆巴拉的能量可令人长生不死。对此深信不疑的希姆莱甚至计划在找到传说中的世界轴心后,向西藏空投几千名空降兵,以组建一支不可战胜的“不死军团”。

         世界中心之轴——冈仁波齐峰!

        2)转山(摘录百度)
        据说朝圣者来此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的十三圈,且最为灵验和积长功德。千百年来朝圣者络绎不绝,在通往神山的一条条道路上,形成了一个耐人寻味、令人感慨的永动流。神山已深深地寓于西藏的宗教历史文化之中,她神奇诱人,是人与神、人与自然结合的精神之山、文化之山、信仰之山。
        在佛教盛行的年代里,当地及印度、尼泊尔、不丹和锡金等国的佛教徒,把冈仁波齐峰当成祈天求神的圣地。至今在“神山”脚下还残存着持有不同国度风格的古刹。当时那些虔诚的佛教徒,不远千里,不辞辛苦来到这脱离尘世的“仙境”求取“神灵”,表达他们的“诚心”。他们要沿路叩头祈祷,最后到“神山”之下绕山朝拜数圈,才算完成宿愿。要是在朝拜中死去,那便是福高德重,从圣地升天;要是朝拜回归,便得到当地居民无限的崇敬,因为到过“圣地”,且取得“圣水”、撮得“神土”而回,堪称功德高深。

         转山由4670米的巴嘎塔青开始与结束,全程52公里。一般顺时针转山,前20公里为河谷坡缓易行;中间10公里为坡陡、乱石滩较难行走,有两个垭口海拔分别升到5210米与5630米;然后又进入谷地,前10公里要注意沼泽,后12公里为易行缓坡。沿途有寺院及帐篷可供歇息。
         我在卫片上大致勾勒出转山路线,供大家参考。

        4、关于老彭 
       2018年1月8日噩耗传来,在冈仁波齐峰下来后的第四个月,老彭那颗不知疲倦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走了,将灵魂永远融入大山!
       不瞒大家说,老彭离去的实事到今天我仍无法接受,他是第一个让我一想起就潸然泪下的同学、挚友!这几年我们因丹霞走的很近。与他交往让我原本枯燥的退休生活变得丰富多彩非常充实,他亦友亦师无形中成了我的精神支柱!
       老彭是凡人但却干着神的事。他累了,轻轻走了,留下的工作头绪很多,卸下的担子很重。老友得楷曾惋惜的说:失去他,中国的丹霞研究将大大放慢速度。的确如此,老彭的离世是中国乃至世界的丹霞地貌研究事业不可估量的损失!
       想深入了解彭华教授生平事迹的朋友请微信链接:http://mp.weixin.qq.com/s/D6kImEoHIueEj3BYOXMYZg

         谨以此片纪念我的同学、挚友——老彭!
{{collectMessage}}
询价

轩逸·纯电

紧凑型车

购车城市
您的尊称
手机号码
获取底价
猜你喜欢
游记目录